一天下午,歐西摸力帶著火球鼠在畢庫里湖邊散步,遇到了神秘偵探。

神秘的偵探:「唷!歐西摸力!你聽說最近在這裡發生的案件了嗎?怎麼還來散步呢~嘿嘿嘿~」

歐西摸力:「案件?!我為什麼會不敢來散步?難道……是兇殺案?!」

神秘的偵探:「沒錯唷,聽說住在湖裡的墨海馬殺了可達鴨!但兇手卻是溜溜糖球。這到底是發生甚麼事呢~你可以幫我查查嗎?嘻嘻嘻」

歐西摸力:「好,但我需要些時間!我相信墨海馬和溜溜糖球不會做出這種事的!」

神秘的偵探:「嗯~那就明天見囉~」

神秘的偵探說完便快步離開。

歐西摸力看著湖面上緩緩移動的溜溜糖球,空氣中散發著一股香甜的氣味,令人陶醉,又看看在岩穴中熟睡的墨海馬,深信他們都是溫馴的PM,一定不會做出惡意攻擊的事情來。

歐西摸力:「恩……事情到底是怎麼樣呢?首先,墨海馬習慣在岩穴中休息,會主動攻擊則是受到驚嚇或者有敵人攻擊才會反擊,難道是可達鴨不小心闖入岩穴中嗎?那溜溜糖球又怎麼解釋呢?哎呀呀,真苦惱」

火球鼠在歐西摸力身旁鑽了鑽,示意歐西摸力看看湖底。

歐西摸力:「哇!這也太多水草了吧!對喔,溜溜糖球喜歡在有水草的湖裡……等等!水草?!該不會是這些水草害的吧!」

火球鼠在身旁裝出可達鴨歪頭歪腦的樣子,逗得歐西摸力哈哈大笑。

歐西摸力:「火球鼠你真是天才,我大概推出個底了!明天就跟神祕的偵探說!」

隔天,歐西摸力又帶著火球鼠出現在畢庫里湖邊。

神秘的偵探:「唷!這麼早就來拉!調查進行得如何阿?」

歐西摸力:「我試著調查了湖邊的環境和生態,也細想了可達鴨、墨海馬和溜溜糖球的習性,已經推出一些可能性了!」

神秘的偵探:「真的嗎?那快點告訴我,我洗耳恭聽~嘻嘻嘻」

歐西摸力:「事情應該是這樣的,某日午後──頭痛的可達鴨在畢庫里湖邊胡亂遊走,雖然一直搖頭晃腦的卻沒辦法讓頭痛感到一絲絲消逝,迷迷糊糊的游進湖中,游著游著,遇到了墨海馬,但可達鴨頭已經痛到不看路了,就一頭撞上正在睡覺的墨海馬,墨海馬被這突如其來的撞擊嚇醒,以為是有敵人攻擊,就馬上噴射出墨汁,並且以背鰭快速逃走……被噴到墨汁的可達鴨完全看不到前面的路,只好游上岸歇息,就在這時,可達鴨突然聞到一股香味!那是在湖面滑行的溜溜糖球散發出來的甜味,貪吃的可達鴨便跟著香味游去,游著游著就被水草絆住了,可達鴨越是掙扎水草纏的就越緊,見到這種情況想救援的溜溜糖球一緊張就不小心把可達鴨給掛掉了(?)所以,是墨海馬殺了可達鴨,但兇手卻是溜溜糖球!!結束!」(喘)

歐西摸力:「一口氣說完真是太累人了,呼~~但這一切都是意外阿!意外!」

神秘的偵探:「嗯嗯,聽你這麼一說也是有道理拉,那麼,這隻可達鴨就給你照顧囉?」(從偵探後面探出一個歪頭歪腦的可達鴨)
歐西摸力:「咦?可達鴨還活著?!」

神秘的偵探:「交給你囉!」說完便離去。

留下呆頭呆腦的可達鴨和呆頭呆腦的歐西摸力及她的火球鼠…… 

(完)
 


Comments


Comments are closed.